灵芝对肝脏保护作用的实验研究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8-28 17:21   155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灵芝对多种理化及生物因素引起的肝损伤有保护作用。

      灵芝对多种理化及生物因素引起的肝损伤有保护作用。GPT(谷丙转氨酶)和GOT(谷草转氨酶)均为反映肝细胞变性坏死的酶类,当肝细胞因中毒等发生变性坏死时酶类会释放出来,使血清中该类酶水平升高。由于GOT分布于心脏、肾脏与骨骼肌,而GPT则主要分布于肝脏,故血清GPT水平反映肝脏受损较GOT更特异,更敏感。灵芝能明显降低两种整体病理模型及中毒离体肝细胞释放的GPT,表明灵芝有一定的护肝作用。

乳酸脱氢酶(LDH)广泛分布于体内务组织,催化乳酸转变为丙酮酸。肝炎的发病早期血清中该酶升高,亦反映肝细胞的受损情况。大鼠肝细胞在CCl4(四氯化碳是一种肝脏毒物,进人体内可使实验动物迅速发生中毒性肝炎,产生明显肝功能障碍,出现典型的中毒性肝炎病理组织学改变。)中毒时LDH释放显著升高,灵芝能使之降低,亦提示灵芝的护肝作用。

CCl4亚急性染毒来建立化学性肝损伤大鼠模型,并将灵芝茶以三个剂量(1.65g·kg-1、5.00g·kg-1和15.00g·kg-1)经口灌胃给药,每天一次,连续25天,最后进行血常规、血清生化指标和肝脏组织病理学等项目检查以及体内肝细胞抗氧化实验和彗星实验,结果:与对照组相比,高剂量组的ALT活性显著降低,肝脏组织结构病理损害明显改善,肝脏LPO(脂质过氧化物)水平显著降低和GSH-Px活性明显升高,肝细胞彗星百分率和彗星尾长明显下降。结论:灵芝茶对CCl4所致化学性肝损伤具有保护作用,其保护机制可能主要为:清除自由基和抑制脂质过氧化并拮抗DNA损伤、促进DNA修复等。

灵云胶囊是由灵芝提取物和云芝提取物组成,样品以120 mg·kg-1、400 mg·kg-1(人体推荐日摄入量的10倍)和1200mg·kg-1的剂量每日经口给予小鼠30天,对CCl4急性肝损伤建模动物,高剂量组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活性(ALT)与模型对照组相比具有极显著性差异(P<0.01),中、高剂量组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活性与模型对照组相比分别具有显著差异(P<0.05)和极显著差异(P<0.01)。灵云胶囊各剂量组肝脏病理损伤均较CCl4对照组明显减轻。结果表明,该样品对CCl4引起的小鼠急性化学性肝损伤具有辅助保护作用,表14-1。

台湾学者发现松杉灵芝中所含三萜类化合物对CCl4肝损伤有保肝作用。

CCl4(四氯化碳)、D-Gal(D-氨基半乳糖)及BCG+LPS(卡介苗+脂多糖)引起的小鼠肝损伤模型,按比色测定法和改良Fletcher法测定小鼠血清中ALT和肝脏TG(甘油三酯)水平及进行肝脏病理组织学检查,研究结果发现,从灵芝(赤芝)子实体中提取的两种三萜类组份GT和GT2对CCl4引起的小鼠肝损伤、D-Gal诱导的小鼠肝损伤和BCG+LPS诱导的小鼠肝损伤三种实验性小鼠肝损伤有明显的保护作用,可显著降低肝损伤所致的血清ALT和肝脏TG的升高(表14-2、表14-3、表14-4),病理组织学检查还证明,此二组份能明显减轻CCl4引起的肝脏病理损害,提示灵芝三萜类化合物有明显的护肝作用。

1997年灵芝保肝模式中指出四氯化碳诱导的肝损伤现象,因血清中β-glucuronidase(β-葡糖苷酸酶)酶活性的上升而导致肝毒害现象,却能被灵芝萃取物中的灵芝-22-烯酸所抑制,因此认为灵芝中分离的ganoderenic acid A是灵芝保护四氯化碳损伤肝功能的主要活性成分。

本页地址:

1997年结扎并切断胆管诱发大鼠肝纤维化的研究中,发现灵芝多糖可使肝纤维化大鼠的血清中GOT、GPT和ALP(碱性磷酸酶)等酶活性下降之外,同时亦可降低总胆红素和肝脏中胶原的含量,由病理切片的观察显示纤维化的肝组织在形态上有明显的改善,此结果表明灵芝多糖具有抗大鼠肝纤维化作用。

通过动物实验验证灵芝孢子对移植性小鼠肝癌的抑制作用及D-氨基半乳糖所致肝脏损害的防护作用。抑瘤试验设二组处理:A.对照组(肝癌移植+生理盐水);B.灵芝孢子给药组(肝癌移植+灵芝孢子6g·kg-1),受试小鼠每日分别给予受试物共10天,比较AB组瘤重,计算抑瘤率。护肝试验设3组处理:C.生理盐水对照组;D.D-氨基半乳糖+生理盐水组;E.D-氨基半乳糖+灵芝孢子组(6g·kg-1),10天后测小鼠肝功能(ALT)并取肝组织进行病理组织学检查。结果:AB两组小鼠间瘤重存在着极显著性差异,灵芝孢子组抑瘤率为86.7%;D、E组小鼠ALT及病理组织学指标均有显著性差异,灵芝孢子对D-氨基半乳糖所致肝损害具有拮抗作用。结果见表14-5。

对照组与给药组间瘸重存在着极显著差异,表明灵芝孢子对小鼠移植性肝癌有明显抑制作用。

灵芝所具备独特的清除自由基能力,对于预防或减轻肝损伤亦有积极的贡献。自由基能使不饱和脂肪酸氧化,形成过氧化脂质而直接改变细胞膜的通透性功能,导致器官组织的损伤,因此如何抑制各种自由基的形成或是立即清除自由基成为预防各种疾病发生的根源。1992年李荣芷等发表以灵芝多糖清除自由基的体外试验,结果显示三种灵芝多糖皆有类似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作用,对于羟自由基的清除效率都在50%以上。在对红血球脂质过氧化的评估中,灵芝多糖(GL-C)的抑制率可达86%,由此结果显示部分特殊组成的灵芝多糖具有清除自由基与抗脂质过氧化的能力。

    通过实验体外用Fe2+—Vit.C系统与肝线粒体孵育诱导脂质过氧化;体内用50%乙醇(ml·kg-1)造成小鼠心脏、肝脏损伤,从而引起心脏、肝脏匀浆及肝线粒体的脂质过氧化升高。结果表明灵芝4.0mg·ml-1能完全抑制Pe2+、Vit.C系统所引起的丙二醛(MDA)升高;灵芝(0.75,1.5、3.0g·kg-1)刘乙醇所致的心脏、肝脏匀浆及肝线粒体的脂质过氧化升高,均有显著的抑制作用。证明灵芝具有抗脂质过氧化作用,对乙醇引起的心脏、肝脏毒性有保护作用。见表14-6。

    灵芝制剂具有保护肝脏,增强排毒作用,可降低血清谷丙转氨酶(SGPT)、麝香草酚浓度(TTT)、黄胆指数,对肝功能的好转和肝组织损伤的修复有很好的作用,能促进肝细胞再生,减轻肝小叶炎症细胞的浸润,减轻毒物对肝脏的损害,加强肝脏代谢药物的能力。无论在肝脏损害发生前还是发生后,服用灵芝都可保护肝脏,减轻肝损伤。灵芝能促进肝脏对药物、毒物的代谢,对于中毒性肝炎有确切的疗效,尤其是慢性肝炎。灵芝可明显消除头晕、乏力、恶心、肝区不适等症状,并可有效地改善肝功能,使各项指标趋于正常。

    综上所述,灵芝对于各种肝功能损伤模型,皆有其保护作用。灵芝所含的主要成分多糖和三萜类都直接参与保肝作用,虽作用的机制各异,但无论在体外的试管分析实验或动物体内的整体评估,都显示灵芝对肝功能的保护是全面而复杂的,无论是一般化学性肝炎或病毒性肝炎,灵芝皆起到预防和治疗的作用。